面临挑战

新加坡是我的家乡,12 月3 日新加坡马拉松赛跑决定开始举行 gfiexpeditions,以此让人们明白:

因为 2009 年,两极将给人类带来巨大的挑战,所以我的第一个马拉松赛跑是拖一个 10 公斤的轮胎走 42 公里 ( 这是我们的秘密武器之一).... 如果你认为这不够困难的话,为什么不在竞赛前 1.5 天才坐飞机去新加坡,这样身体就没有时间去适应新的天气(我现在在英国),而且会有时差(一般我会花 2 周的时间去适应它)。喔,别忘了在你轮胎上放一个盒子去制造更多的风的阻力。到今天,即使我已经完成了马拉松赛跑, 我 8 点就睡觉,凌晨 2 点就醒了.

问题(别人问我的):为了这次竞赛,你做了多少练习?

周末,我会进行一周 2 次的长跑加上每周一次打曲棍球。我进行了 3 个阶段拖轮胎走 5 公里的训练 (), 然后生病了 1 个月,这次生病阻碍了我 2 周的训练日程。然后在最后一个训练阶段,我被公园的守卫赶了出来,因为他说:“你做的事情是损害健康和安全的, 因为你可能用那个绳子去把别人绑起来” ( 请看 previous blog page).

赛前准备

赛跑(附带竞走)

赛跑前那天晚上非常糟。我9点就上床睡觉,11点因为担心睡过头而醒了,接着我睡着了,在凌晨2点完全又醒了。大概到了凌晨4点的时候,我吃了一些食品,比如香蕉。当然这就是我的早饭了。因为考虑到如果我再吃多一点的话,我可能在赛跑过程中呕吐的。

到达和出发

凌晨5点,我到了出发点,那里的气氛就像参加一个聚会一样。我和Karen碰头了,她在整个赛跑过程中对我都很照顾。 6点钟,马拉松即将开始了,我们站在了队伍的后面(体温25摄氏度,湿度100%)。10分钟后,我们开始出发,挑战开始了。

Watching the Ks roll by

少于1公里:一个韩国的记者采访我后告诉我 (Korean article) ,我现在正在做的这件事情是不可能的,我不可能坚持到底。我告诉他下午2点在巴东球场等我,因为他答应会给我和我的同伴买饮料。但是他却没有出现!

1-2公里:一个家伙问我他是否可以问我一个问题。我回答说:“你想和我约会?”他回答说:“等你洗澡后。”我不认为我闻起来那么坏—一定是我最近吃的那些肉吧。不论如何, 来自Straits Times报纸的Nicholas方给我照了相片,并把它放在了隔天的首页上 (点这里看报纸首页) 谢谢你.  

3公里: 第一次喝水。浑身被汗水打湿透了!

4公里: 半程马拉松运动员被超过了

7公里:  10公里赛程跑步者被超过了

12公里: 停止流汗!Halifa and Louisa来帮我—他们说我给了他们动力,他们想帮我分担我的压力.

15公里: 我吃了一点糖果安慰了一下有些饿的胃

19公里:我们超过了最前面的2个人。我们超过了最前面的2个人。 (不,我不是故意重复这个句子的—只是觉得吃惊,我们不会是最后一名了!)

Halifa, 我要向你道歉,我没有意识到你没有跟在我后面,所以没有和你说再见。谢谢你的努力.

21公里:进入竞走阶段—很明显我走的比跑的快,因此我超过了更多的人。我的2个“阿姨”不得不以慢跑代替走路! 一个赛跑者(反方向的)给了我一个能力饮料让我坚持下去!我一边跑一边唱歌和大笑来使我放松,就像刚刚开始跑步一样

24公里: 开始下雨了,我很开心。在湿地上,轮胎更容易拉了,我因此超过了更多的人.

27公里: 竞走中,我慢慢离开了Karen(对不起阿姨)。当我慢跑时,她在走路。我走路时,她不得不跑! 当她离开我视线时,我决定自己先跑了!在大约28公里时一个跑步者给了我糖水帮我继续下去!

34 公里: 我撞到墙了!我脑海中有个念头,告诉我应该躺下然后睡觉了。我的腿不再感觉到移动了,我的头都浮上天空去了。 那个时候,一切都变的困难起来。我不得不停下来,请Jo给了我一些吃的。不幸的是, 那些糖都在Karen身上。幸运的是,Jo有一小包电解液,我赶紧喝了。后来我戴上太阳眼镜来遮蔽阳光......

35 公里: 电解液开始起作用了,我的腿感觉轻了起来,我的头也回到地面上来了。许多被我超过的人, 又赶上了我…哎,我是如此好胜…所以我决定努力点,将他们反超.

35 - 40 公里: 在36公里时,我感觉有力了,我每公里开始叫喊一次然后又超过了很多人。 我大声对每个在走路的人叫喊:“我已经很累了但是我会完成这个比赛,所以大家加油,一起完成它吧!”

最后几公里:竞走又开始了,最后100米是最后的冲刺。7个小时39分25秒(打枪时间)。 另一个计算方法算出时间是7小时31分17秒

最后几公里: 竞走又开始了,最后100米是最后的冲刺。7个小时39分25秒(打枪时间)。 另一个计算方法算出时间是7小时31分17秒

"Racing Aunty Jo to the finish line" and "crossing the finishing line"
Photos from Aunty June and Fok Weng Wai

 数据

奔跑的人群

在奔跑的人潮真是太奇妙了。我有30000个支持者(我觉得是这样)。 一路上,我都有人鼓励和支持,开始是全程马拉松赛跑者,接着有半程马拉松赛跑者, 10公里的赛跑者,和返程的半程马拉松赛跑者和全程马拉松赛跑者。特别要感谢的是Halifa, 她陪我跑过了15-20公里,鼓励其他的赛跑者;同样感谢Jo和Karen,她们和我一起跑完了整个马拉松, 虽然我们的目标曾经是:“Rima,我们只需要跑一半马拉松就好了!”

一些引用

马拉松赛跑者:“我可以搭一程吗?”
我:“当然。”

半程马拉松赛跑者: “我是垃圾,你可以将我分类吗?”
我:“你想是被消灭,再生还是循环?”

半程马拉松赛跑者:“我82岁了,你跑快点吧!”
我:笑-没有回答,虽然我确实超过了他,希望他还好吧

10公里赛程的马拉松赛跑者:“你疯了吗?”
我:“是的!你也可以试一下!”

 

“你疯了吗?”确实是我生命中一个很普遍的主题,也许我是疯了,或者仅仅是享受冒险和挑战的乐趣吧!